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章 扑街仔
    由于金泽的突然出现,那两位大汉并没有冒冒失失的过来找叶辰的茬。

     毕竟金泽流里流气的样子,看上去也不好惹的。

     相对金泽,叶辰就显得本分,老实太多。

     除了个子高,长得帅,没其他什么地方令他们忌惮。

     金泽把头转向那个两个大汉,眼神猛地一变:“老大,你想要这两个家伙怎么死?”

     终归是在道上混的,光看对方的架势就知道来者不善。

     这令金泽很不爽。

     现在沙市道上谁不知道老大帅得掉渣的大名,连田四海都把自己表外甥的手指头都剁了,居然还有不长眼的狗东西来找老大的麻烦。

     当然后面这事道上的人暂时都还不知道,不过等他把消息放出去,迟早都会知道。

     叶菲此刻也把身体转了半圈,发现甘广生之后,她知道,这件事肯定是甘广生搞的鬼。

     哼了一声,叶菲朝金泽说道:“不要管他们,他们要是敢乱来,报警抓他。”

     正常情况下,叶菲当然不希望叶辰只会用拳头解决问题。

     而且在这种地方真要起了摩擦,对双方的影响都不好。

     毕竟都是这栋大厦的公司,低头不见抬头见。

     “把东西给他们看看,要是不肯走,你就出去报警吧。”

     叶辰对叶菲的话是绝对听从。

     当然,这主要的原因还是事情太小,不管叶菲怎么处理,他都能善后。

     金泽活动了一下双手关节,然后朝着那两个大汉走去。

     来到两个大汉身边,金泽二话不说,把盒子打开,伸到他们跟前得意的哼哼了两声。

     两个大汉互相对视,然后朝后撤走。

     甘广生不服气。

     非常不服气。

     本来是想给叶菲和他的小白脸一个下马威,不曾想,居然被人先下手为强,吓得他连饭都没吃就落荒而逃。

     “肯定是假的!谁吃饭还带个血淋淋的手指!你们一定是被人骗了!一定是被人骗了!”

     在自己办公室,甘广生冲着邓乾,邓坤说道。

     邓乾摇头:“不会,那根手指头绝对不是假的,在道上十几年,我们兄弟俩也见过不少这种事。”

     邓坤附和道:“而且依我的经验,那跟手指砍下来绝对没超过一个小时。”

     见这两兄弟说的如此笃定,甘广生额头冒出一丝冷汗。

     “丢雷老母,扑街仔…”

     这么说来,还好今天没真惹出点事情来。

     否则指不定明天自己的手指头就会被人放在盒子里吃饭还随身带着。

     “甘先生,要是你还想报仇,加钱,我们兄弟出阴招废了他。”

     虽然知道叶辰该有道上的关系,但邓家两兄弟并不是太怕。

     有钱能使鬼推磨。

     “这事还是容我再想想,等我想好了在答复二位,对了,这次你们的劳务费我会一起结算,还请二位回粤州等我消息吧。”

     邓家两兄弟不怕把事情闹大,并不等于甘广生不怕。

     他这辈子还没做过这种违法乱纪的事情。

     再说了,他现在的钱剩下的也不多,要是出了事,跑路都是个问题。

     “那行,既然甘先生要考虑,那我们兄弟就不打扰了。”

     说罢,邓家两兄弟便起身离开。

     甘广生也没出门送客。

     待那两兄弟彻底离开之后,甘广生深深的吐了口气:“呼…他玛德,臭女人,想不到这么狠,幸好老子没把你怎样。”

     不管怎么说,甘广生都有些后怕。

     “甘老板,幸会幸会!”

     就在甘广生拍着胸脯舒气的时候,办公室的门被人推开。

     “是你!你想敢什么?你怎么进来的!”

     看着吊儿郎当的金泽,甘广生吓得差点从椅子上蹦起来。

     金泽嘿嘿笑道:“在沙市,除了派出所,其他地方老子金少想进就进,怎么?没听过老子金少的名号?”

     “原来是金少…听过听过。”

     管他什么金少,银少,甘广生一概没听过,但看现在的情况,哪怕是没听过最好都要当成听过。

     否则自己手指头说不定就会在人家裤兜里躺着。

     金泽大摇大摆的坐到甘广生对面的沙发上,把装有邢甲手指头的盒子放在茶几上:“废话我也不跟你多说,这件事十万块钱扯平,有没有问题?”

     十万块钱,不多。

     是真的不多,自己的手指头绝对不只十万块。

     “没问题没问题,我明天就亲自给叶总送上去。”

     小娘们儿太狠,甘广生认栽。

     金泽摇头:“这件事你知我知,千万不能让叶总知道,要是叶总知道了,我砍你一只膀子。”

     讹钱,这是赤果果的讹钱。

     可有什么办法,打不过,吓唬不过,甘广生只有认了。

     只当是把钱给这个扑街仔买棺材了。

     ……

     木兰设计公司的休息室。

     金泽冲叶辰激动的说道:“老大,还是您办法多,这才一个小时不到就挣了十万,啧啧啧,您怎么就敢肯定姓甘的那个家伙一定会给钱?”

     叶辰喝了一口水说道:“猜的。”

     说着,还把手里一本关于经济学的书翻了几页。

     这种书,写得太肤浅。

     杠杆作用,都被人写臭了。

     叶辰知道,真正能翘起杠杆的人,往往都有着身后背景和强大财力。

     普通商人就算了。

     “不是吧,老大,你教教我呗。”

     金泽哀求道。

     他也不是没有用手段诈唬过人,但是人家根本就不鸟他,甚至还会反过来威胁要报警抓他。

     要是叶辰能教他一点实用的技能,用来讹人,未尝以后不能挣点零花钱。

     叶辰随口说道:“年纪越大越怕死。”

     金泽挠头道:“好像也是哦。”

     其实叶辰还有很多事情没有对金泽交代,没有必要也没有意义。

     三更半夜潜入别人的公司,安装窃听器,然后自己通过黑入民政系统,以及商业系统调查对方的底细和来历,这些事情纵然叶辰说了,金泽只能当成神话听听,他根本就没有可能办得到。

     既然是保护叶菲,那么只要是对叶菲有威胁,或者潜在威胁的人,叶辰都会通过自己的手段把他们的身份彻底调查清楚。

     木兰设计公司每个女人的来历,以及金泽的背景统统都被叶辰调查过。

     “对了,老大…咱们合伙办的公司,叫什么名字好呢?”

     “就叫天启,天启事务所。”

     “老大就是老大,随便说个名字都这么高端。”

     按照金泽的想法,公司既然是两个人合伙,他自然是用两个人的名字最好。

     什么辰泽啊,什么泽辰啊,再不济叶金也行…

     金叶他也不反对。

     可不知道,叶辰早就有了一个更好的名字,这个名字金泽自认抓破脑袋都想不到。

     “天启事务所?不错呀,这么快就想到了名字。”

     金泽和叶辰说话的时候,叶菲穿着白色的包臀裙扭着曼妙的身姿走了进来。

     叶菲这样的打扮,有点儿像那种封面模特儿。

     金泽起身朝叶菲说道:“大嫂,没事儿我先走了。”

     叶菲一把拦住金泽:“想走?把盒子留下。”

     她对盒子里的东西实在好奇,问过叶辰,叶辰没说。

     这可是很难得叶辰会有事瞒着她。

     所以,她心里一直放着这件事。

     金泽一来公司,她忙完手里的活,就过来问金泽讨要那个能把甘广生吓跑的盒子。

     “盒子?什么盒子?没有啊?”

     这种事情,老大没说,金泽可不会给叶菲。

     吓到叶菲,老大肯定不会饶过自己。

     叶菲的高跟鞋抬起,雪白,笔直的大长腿就要踢向金泽。

     这要是放在没有认识叶辰的时候,金泽肯定厚颜无耻扑上去抱叶菲的大腿。

     但是现在,他觉得看一眼就跟犯了弥天大错似的。

     金泽急忙把头转向叶辰。

     叶辰点了点头。

     “大嫂,盒子里头是邢甲左手小指,你确定要看?”

     一听里头居然是人的手指,叶菲吓得不轻,赶紧跑到身边身边走下,一双手挽着叶辰的胳膊蹭个不停。

     金泽眨了眨眼,这都还没看到呢,就吓成那样,故意的吧。

     故意占我老大便宜的吧。

     这话他当然不敢直接说出来。

     “真的?”

     靠在叶辰身边的叶菲,似乎在确定自己安全之后,才对金泽说道。

     金泽点了点头:“真的,还骗大嫂不成,不过放心,这件事跟我们没什么关系,都是田四海做的。”

     叶菲咬了咬性感的嘴唇。

     而后担忧的问道:“田四海真把邢甲的手指剁了?难道他不知道这是犯法的吗?那个邢甲不会找叶辰的麻烦?”

     说罢,还忧心忡忡的望了望叶辰。

     金泽羡慕自己老大,坐在那里跟个木头似的都有女人投怀送抱。

     而且对方还是个大美女。

     轻咳一声,金泽回道:“犯法也是田四海犯法,邢甲那个小子要怪只能怪他自己没长眼,敢惹我老大。”

     叶菲既然能够凭着自己的本事撑起木兰设计,就不是现在看上去的那种小鸟依人的女人,遇到一点事情就会六神无主。

     剁人手指头的事情虽然很恐怖,只要没看到现场,她并非不能接受。

     总之,她现在这个样子,就是占叶辰的便宜,还是光明正大的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