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八章 携手参悟
    第八章携手参悟

     “你是说,如果我将那青玉罗盘借你,你就可以将那九眼天珠借我几个月?”易隐的话让杨碧瑶乱跳的芳心恢复了平静。

     “那是自然,如果碧瑶姑娘能够将那青玉罗盘借我,自然也就是把在下当做了朋友,既然是我们成为了朋友,那区区借几个月天珠又有什么问题呢!”易隐说话间静静的望着杨碧瑶。

     “行,这个青玉罗盘借于你七天自然是可以,不过我刚才说了,此物乃是家族指定之物,我希望在七天之内,公子的参悟能够在我的视线内进行!不是我不放心公子,而是此青玉罗盘对于我们杨家太过重要了!希望公子能够谅解!不过公子放心我不会影响公子的参悟,我只要在屋外就好!”杨碧瑶道。

     “嗯,这个好办,我这住处虽然不大,却是有几间闲房,如果碧瑶姑娘不嫌弃的话,我让他们给收拾一下,这几天碧瑶姑娘就住在这里随时关注我的动静就行!”易隐开口道。

     “哦,对了,如果碧瑶姑娘有兴趣的话倒也可以和在下一起参悟一下,只是碧瑶出身世家,只怕委屈了姑娘!”

     “我可以和你一起参悟?”易隐的话倒是让杨碧瑶感到了一丝吃惊,要知道,参悟一般都是独自的,就好像古代那种闭关一样,如果有外人在场,恐怕就是另外一种效果了。

     “当然可以,实不相瞒,我之所以要借姑娘的青玉罗盘,乃是因为我想要通过那青玉罗盘印证一些事情,这其实也是在下为什么要拍卖这个九天天珠的原因!碧瑶姑娘刚才能够将涉及家族的隐秘都告诉我,我这些小心思自然也算不得什么隐秘的!再说了,碧瑶姑娘那可是杨家的嫡系传人,能够碧瑶姑娘一起参悟,也是在下的一次机缘呢!”易隐道。

     “好,我杨碧瑶虽然见人不多,可是像你这样率性坦直之人,却是第一次,我和易哥甚为投缘,既然易哥相邀,那碧瑶就陪易哥一起参悟又有何妨!”杨碧瑶自己都没有觉察到她对于易隐的称呼也在下意识中改变了。

     “如此那就多谢碧瑶了,那我们就从现在开始吧!碧瑶请先喝茶稍后下,我去吩咐交代一下!然后我们就开始参悟!”易隐说完转身朝外走去。

     …………

     此时静室中易隐正一手拿着杨碧瑶那青玉罗盘,一手拿着那枚龟甲,时而揣摩;时而放在一起;时而闭目沉思,俨然正在参悟着什么。

     “这就是那枚天珠?”此时的杨碧瑶也拿起了易隐放在桌子上的那枚九眼天珠,仔细的揣摩起来。

     “咦,此物果然不凡,连气息都和那青玉罗盘有些类似,莫非这天珠和青玉罗盘同出于一处不成?”感受着天珠中传出的那种奇特的气息杨碧瑶也陷入到了沉思之中。

     和易隐不同,杨碧瑶乃是参悟过杨公那《沙海奇龙域》密卷的,不过那密卷中除了那青玉罗盘外,倒是没有记载过关于天珠的内容,不知道是那密卷内容不全,还是就连当初杨公也没有接触过这天珠的事情,不过杨碧瑶却有一种本能的直觉,这九眼天珠绝对是那个青玉罗盘一样都和那个《沙海奇龙域》有关。

     “还是不行,总是感觉缺少些什么东西”三天后易隐神色有些疲惫的站了起来。

     “碧瑶,你有什么发现么?”转过身的易隐看到了同样站起身来的杨碧瑶。

     “我只能够感受到此物之中有一股玄妙的气息,却无法彻底弄清楚!对了,易哥,你怎么对那枚龟甲如此感兴趣呢?”杨碧瑶问道。

     其实这几天杨碧瑶一直想要询问一下易隐,奈何这几天易隐仿佛魔障了一般一直在参悟什么,这也使得杨碧瑶对于易隐手中那枚龟甲产生了兴趣。

     “碧瑶其实不瞒你说,我其实感兴趣的是这枚龟甲,那个天珠反倒是陪衬的,因为我感到这个龟甲中似乎有一种玄妙的气息,奈何我却始终参悟不出其中的玄机!”易隐道。

     “易哥,我可以看看吗?”听到易隐的话,杨碧瑶的好奇心更重了!如果她早知道易隐感兴趣的是这枚龟甲而不是天珠的话,那么问题就更简单了,那还用她那么费劲心思,可是问题是她却对那个龟甲没有任何感觉。

     “当然可以,你帮我看看,这个东西中究竟有什么古怪!”易隐说完就将那个龟甲交给了杨碧瑶,同时坐在了一旁的桌子边端起了一杯茶。

     “易哥你说这东西中有种玄妙的气息,可是我怎么感受不到任何异常呢?相反这个天珠我倒是可以感受到其中的一些玄妙气息的!”一番感悟后,杨碧瑶就将那个龟甲放在了桌子上。

     “碧瑶,我正好和你相反,那天珠我没有感受到什么,只是这龟甲我能够感受到一丝不同的!”听到杨碧瑶的话,易隐无奈的摇了摇头。

     就像要杨碧瑶因为易隐而对这枚龟甲感兴趣一样,易隐同样因为杨碧瑶对于那天珠产生了兴趣,可是奈何,易隐却什么也感受不到。

     “怎么会这样,我们的感觉竟然完全相反!这其中究竟蕴含着什么样的玄机呢?”杨碧瑶也开始思考。

     “易哥,你看这龟甲之上的这些纹理星点会不会和时空有什么关系!我是说是不是时间和空间不对”杨碧瑶毕竟是杨家的嫡系传承,瞬间就想到了一种可能。

     “哎呀,对呀,我怎么没有想到这层,应该是时间不对,可是究竟应该是什么时间呢!神龟刻洛,天道之藏,明天正好是重阳节,或许应该能够有些不同吧!”被杨碧瑶一提醒,易隐立刻就意识到什么。

     “易哥说的不错,重阳乃是乾道,乃万道之首,或许会有什么意外!”杨碧瑶和易隐都是熟稔易道之人,此刻他们竟然都无端的生出了一种奇怪的感应,那就是明天重阳节之日,他们一定会遇到一些意外的收获的。

     精通风水之人都知道,无论是那一派的风水,更无论是那一派的理论,其根源都是根据时空之变换而诞生的,而时空之道的根源就来自河洛之术,这也是易道之源头所在。

     在忽然之间感受到了一丝玄妙感应的易隐和杨碧瑶在接下来的时间却并没有继续参悟而开始了一边喝茶一边相互讨论一些风水上各自遇到的问题。

     杨碧瑶乃是出身于杨公世家,从小就接受了系统的传承,讲起来自然博大精深,但凡其所讲之处都宿根寻源,一时间让易隐收获不小。

     而同时易隐由于博览群书,见闻和知识相比较于杨碧瑶则更加庞大斑杂零散,其所讲的风水往往是曲径通幽,仿佛润物细无声又能够弥补杨碧瑶平生所学的不足,倒也使得杨碧瑶忽然间的顿悟,特别是易隐自己对于易道和风水之道的独特的见解,更是让杨碧瑶也收获良多,同时也深深的被易隐的睿智博学而深深的打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