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章 天珠和龟甲
    “浮雕龙纹青铜香盒!清,起拍价1万元人民币!现在开始竞拍!”随着拍卖台上一个老者的声音,一个古朴的青铜香盒就出现在了拍卖台上,同时两边的大屏幕也出现这个香盒的各个层面的清晰的影像。

     “东西倒是不错,可惜对于青铜器我却没有什么兴趣!”易隐看着那个青铜香盒的影像,微微摇了摇头。

     易隐对青铜器不感兴趣,倒不是说他易家不经营青铜器,而是因为易隐本人更偏爱于玉器,特别是那种天然的玉器更是有着近乎执念般的偏爱!虽然按照易坤天的说法,易隐的爱好并不适合易家的传承人,而只适合去做一名勘探工,因为无论是古代还是现在只有加上了人类自身的印记的东西才能够流传的更久,比如雕刻、比如绘画,一件东西无论是什么材质的只有结合了人类自身活动的印记,才算得上历史!也只有具有历史的东西才具有更大的价值!

     可是易隐却独独喜欢那些纯天然的东西,这喜好自然不符合他们这一行业发展的!为了这个易隐可经常被父亲给上课。

     好在,易隐虽然有这个爱好,却并没有荒废过易家的古玩生意,相反,特别是在一些玉器领域内,易隐有着近乎天赋般的能力,曾经多次出手拍卖了几件玉器都为易家带来了丰厚的利润!当然在青铜器领域,就属于一个例外了!

     不过易老爷子,除了平日里的说教外,近乎一半的生意还是交给了易隐来管理!不过在涉及到青铜器生意时,直接让李叔代替易隐去办理!

     今天李叔却并没有来,因为今天的这个拍卖会,主要都是玉器的拍卖会,像刚才那个青铜香盒也不过是一个小插曲罢了!

     这几年,青铜器物领域比较没落,即使是拍卖行也不愿意单独举办青铜器的专场,因为现在的青铜器根本就拍不出好的价格!

     当然这都是指普通的青铜器来说的,在青铜器领域还有一类东西依然是比较火的,那就是各种佛器和法器!无论是那个拍卖行,但凡是涉及到这些法器的无疑都能够拍出好的价格的!

     “白玉龙凤纹壶!明,和田沁玉!起拍价20万元人民币!”在那个青铜香盒被一个人以2万元拍走后,拍卖台上一副玲珑剔透玉壶出现在了大屏幕上面。

     “咦,这个东西不错!”当看到这个玉壶的影像时,易隐立刻开始了关注。

     这个玉壶高约20厘米左右,扬兽龙头为雕刻的壶盖,飞凤身的双耳凤柄,配上那淡红色的沁色,使得整个玉壶看起来既灵动又古朴绝对是真品。

     “12万!”立刻就有人举起拍卖牌。

     “15万~”再次有人追拍。

     “20万!”易隐也举起了自己的拍卖牌!

     “又是这个易隐这个疯子,每次只要他出手,肯定会把价格推到最高的”看到易隐的报价,立刻就有一些人开始小声议论起来。

     能够坐到这里的都是古玩界的行家,对于每一种拍品的价格也都有着较为准确的判断,就像这个玉壶,他们拍到手再次转卖最多也就是20万左右的样子,可是现在易隐一出手就报出了20万,这个价格已经是最高的价格了,他们要是在跟的话,即使拍到也赚不到利润了!

     “20万一次!”

     “20万二次”

     ………

     “25万!”就在众人以为这个玉壶又要落在易隐手中时,突然从距离易隐不远处的传出了一个声音!

     “竟然是刘清风!”易隐自然也看到这个色公子,脸上露出了一丝玩味的笑容!他知道这个刘清风的意思,当然在刘清风周围的几个人也清楚为什么刘清风会和易隐抢拍!

     “呵呵,看来色公子,对于刚才那个美女还是耿耿于怀呀!”几个见识刚才事件的人,也在低声的引论起来。

     “哼!”刘清风狠狠的瞪了易隐一眼,那个意思十分明显,分明就是挑衅!

     “26万~”易隐望了刘清风一眼,微微一笑再次举起了牌子!

     “呵呵,这次又戏看了,色公子这是要为民除害挑战疯公子了”更多的人看到易隐和刘清风之间的竞拍开始了不同的声音。

     “27万!”刘清风再次追拍。

     “28万!”易隐再次加拍!

     “29万!”刘清风丝毫不妥协!

     “29万一次!”

     “29万二次!”

     “咦!奇怪了,疯公子怎么不跟了,难道怕了色公子了!”熟悉易隐的人都知道,只要是易隐看中的东西,从来都没有退让的!曾经有一次明明最高竞拍价也不超过50万的一个玉器,生生和竞拍者角逐到了100万!最后还是被易隐给成功的拿下了!那件事以后,行业内的人都知道,易隐可以赔钱,却绝不赔面子!从那起疯公子的称号成为了易隐的独有的名片!可是今天的易隐的表现却打破了众人对于易隐的认识!

     易隐是怕了刘清风吗?自然不是,本来对于这个玉壶易隐并不是特别在意,因为这个玉壶人工的痕迹比较重!而刚才的竞拍只不过是易隐戏弄色公子的娱乐罢了!

     “29万三次!好,这玉壶成交!”随着台上拍卖锤的落下,刘清风身旁那个老者心中就是一跳。

     “风少,你这又何必,这个东西恐怕我们要配赔上数万元钱了!”老者道。

     “无妨,洪叔,几万而已,能够看到易隐吃瘪,我心中高兴!”刘清风嘴上这么说,其实心里也有些后悔了,本来他是想要搅局的,想让易隐多花些钱罢了,他的心里预期是30万,然后弃拍!可是让他没有想到的是,易隐仿佛知道他的心思一样,竟然在29万时把这个玉壶丢给了自己!

     “风少,现在气也出了,不要在任性了!以后的物品都由我负责来拍卖吧!”洪亮说着便将刘清风手中的拍卖牌拿了过来。

     “行,洪叔!”奇怪的是刘清风并没有反对,反而对那个老者十分尊重。洪亮是刘长贵一起打下宝德古玩行的,而且宝德也有洪亮的股份,更重要的是洪亮对于刘长贵的个人感情不是亲兄弟却胜似亲兄弟!这次更是专门用来看管刘清风的!特别是在拍卖会这种场合,洪亮可是已经得到了刘长贵的特权,可以随时取消刘清风的拍卖资格的!不然宝德古玩行恐怕早就被这位色公子给败光了。所以看到洪亮生气了,刘清风自然不敢有任何意见的。

     “诸位接来下要拍卖的是本次拍卖会的压轴之一,九眼天珠!大家都知道,天珠的价值和意义!更知道现在天珠市场更是鱼龙混杂!而这次的这个九眼天珠经过我们拍卖行和权威机构的多次检查确认是天然的珍品!不过遗憾的是以我们现在的检测手段,并不能够准确的测定至于这九眼天珠的具体年份,虽然不能够确定具体的年份,可是从我们目前的检测来看,这九眼天珠最少应该在2千年以上了!”拍卖台上的那老者洪亮的声音再次响起来。

     “这枚九眼天珠的委托拍卖者,同时还赠送一枚占卜玳瑁!根据我们的测算这枚龟甲也有2千年的时间了!虽然这个东西单独拍卖起来,并怎么昂贵,可是对于一些爱好风水的人士来说,却是一大助力!九眼天珠的起拍价150万人民币!现在开始起拍!”老者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

     现在文玩行业中天珠有天然和人工的两种,其材质都是有一种含有玉质以及玛瑙成分页岩石形成的!由于天然天珠形成原因复杂,故现在属于比较罕见的,而人工天珠则比较多!像刚才拍卖台上的这个具有2千年时间的天珠却并不是很多,所以这天珠一出来,立刻就在拍卖现场掀起了一场小小的波澜。

     “咦,难道昨天的卦象就应在这个龟甲上了吗?”此刻坐在台下的易隐却并不像别人那么关注于那枚天珠,而是将目光锁定了位于那个天珠的旁边的那个龟甲上。

     玳瑁龟甲乃是古代专门用于占卜的一种工具,易家作为古玩之家,自然也有一些的,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就在台上那个老者一说那个龟甲之后,易隐立刻就有了一种心血来潮的感觉。

     就在昨天,一次心血来潮,易隐就为自己占卜了一卦,泽天夬卦!

     杨于王庭,孚号:“有厉”告自邑:“不利即戎”。“利有倏往。”下卦为天,上卦为泽,天上有泽,颠倒乖离!必有异事发生!此卦天、地、人、三才唯有天像阴阳正位,是故这个异像必定来源于天像。

     所以无论是刚才的白茉莉事件还是色公子的挑衅事件,都不是卦象所指,加上刚才易隐那种心血来潮的感觉,立刻易隐就知道了一定是和台上拍卖的那个天珠以及那个龟甲有关,可是相比较于天珠的感觉,那个龟甲给易隐的感觉更加强烈些!

     “160万”就在易隐分析揣摩的时候,立刻就有人开始了竞拍。

     ………

     “170万~”

     ………

     “190万~”

     ………

     “200万~”

     大家的热情很高,仅仅十多分钟,已经突破了200万的价格!

     天珠这个品类,目前相比较于其它玉石玛瑙、翡翠之类的品项来要更稀少些,所以面对这么一个具有2千年时间的天然的九眼天珠,大家自然是都想要将之收入囊中的。

     其实天珠如此的热,除了本身的稀少外,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但凡是天珠,几乎或多或少的都和文玩中的另外一类比较热门的品项有很大的关联,那就是法器!

     法器大家都知道,这类的东西具有或多或少的都具有一些玄妙的功效,比如能够增加佩戴之人的福运!能够使佩戴之人在冥冥中进行趋利避害!而天珠无论国外还是国内的都有很多关于天珠和佛,天珠和神话联系在一起的传说!所以这才是天珠能够持续追热的最大原因!